维桑的苦瓜棚

殊途同归。

【泰辰古风AU,随便写写】半两苦

这俩人一个是将军一个是朝中惯会和稀泥的小御史。

小御史喷人喷的也特别留情,看不出这是当初的金榜状元,那年跑马看尽长安花的红衣少年郎,也曾锐利的如同剑截三寸光。

将军的军功都是自己打下来的,这人没什么世家底子,厉害是厉害,但是朝中公卿背地里提起他总撇着嘴说将军是个泥腿子,大字不识几个,空长副好皮囊。

将军到底是如何好看的,描述不一而足。

这人天生了副婉约的江南女相,唇不点而朱眉不扫而柳,五官轮廓柔美,战场尸山火海的来回打磨多少年,依然没刻出什么棱角。依稀还是弱冠那年随朋友去花楼喝酒,大醉后随琴声舞剑作破阵曲的白衣佳公子。

那年将军回京,也不知怎么和低调的小御史看对上眼了。

有事没事就...

【联文:童话AU】少年王子为谁愁【主泰辰辰泰无差,副西皮:西米、匪渝,无痕×飞牛】

格式屏蔽测试,和卡洛斯老师的联文,格式有区分,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猜猜那部分是我写的那部分是卡洛斯写的。 @卡洛斯

本来是想一次完的,但是卡洛斯老师疯狂拖更令人发指。

以上,圈地自萌勿扰蒸煮,脑洞如黑洞,慎。

1、

路西法坐在月亮船上捞星尘的时候被狙击了。

银河射线轻巧的刺破船帆,船体像个被放气的球球花一样噗的一声偏离了航道,飞向未知星系。

七荤八素的晕过去之前,路西法只祈祷自己不要遇到肉食性的外星人。

他是被什么温热的东西舔醒的,意识操控着眼皮试图睁开的同时,听到一个带着温软口音的男声嘀嘀咕咕,“到底能不能醒的过来啊,彬哥我们真的不去拿点甘草救救他吗,我舔他舔的好渴啊……”路西法...

【泰辰无差】planet

写在揭幕战前,胡言乱语一大堆,最后也没表达出个所以然。

毒奶本毒不打算评价今天晚上的比赛,只是画饼如果辰鬼在成都就好了。【不过拖米说他被分到成都赛区了,谁知道呢。】

其实主要想表达的一点是,能够同途偶遇并肩行过这段路,多幸运。

不管怎么样,xq的前进一小步还是辰鬼的嘉宾解说,他们都在他们喜欢的路上继续前进。

那就加油啦。

还有我真的发自内心的想说,白色队服真的显胖啊大噶?!尤其还是运动服的款。

呃还有小栗旬的那段,就是我看西部赛区宣传片的第一感受。我想到了热血高校。主要是因为老帅手里的棒球棍。

【什么联想能力】

以上,圈地自萌勿扰蒸煮,比赛加油!!!

无关磅礴,你是宇宙。...

【泰辰】关于赛后采访

卡洛斯。你大爷 @卡洛斯

社情,你大爷。 @社情读者

尔常,你大爷。 @尔常

我更新了。你打他们快点。 @等不来的离人

随便写写,最近爬墙太开心了,找找状态,以上,圈地自萌勿扰蒸煮不要转出。

“我不想你赛后采访我。”阿泰背对着辰鬼坐在床边,费劲的往身上套队服裤子。

辰鬼把手垂到床边撸狗,被阿泰这突如其来的想法搞的莫名其妙,“讲道理,我只是个嘉宾解说,怎么可能赛后采访你。”凯瑞乖巧的偏过头去舔辰鬼的手指,喉咙里发出呜咽般的声音,这意思太明显了,它想上床和辰鬼躺一会。

“……那也不行。”阿泰开始套外套,转过身义正言辞的盯着辰鬼,“哎……你别让它上我们的床!”辰鬼探下去抱狗的手...

番外一:阿泰和002都不知道的那些事


这回能艾特了吧。 @尔常

正文一点狗尾续貂。

估计没心劲大修了,就这样吧。

磨磨自己的脾气和写作风格。

哦匪渝预警

以上。

1、

寒夜是个自诩有文人风骨的神经病,棉花糖这个药材一开始叫肋骨,禁药白兔叫夏娃。反正是些神经病一样的命名,偏偏还记录在档了。可惜除了仙阁还有联盟高层的人外都不知道这段历史,所以诺诺搜资料怎么都搜不全。

2、

棉花糖这名是小天才无痕起的,为了纪念他养的一只猫。白兔是北辰起的,那个时候联盟已经不怎么管仙阁了,资金和军饷三两个月收不到,北辰说他们这是人不如新衣不如故,新的研究成果还是改名叫白兔吧。伪文青寒夜根本没发现哪里不对,抗争说那还不如叫茕茕,被全员否...

泰辰拖米吃鸡文字整理【混更不解释】

1、

等002的时候两个人双排了一把,南辰那边还在喊,002呢002呢?拖米就开始解释,南辰一边听一边就不吭声了。

在机场的时候,拖米:南辰啊你这件衣服不好看啊。接着就把衣服脱了让南辰选,南辰穿上一件小声嘀咕了一句:有裙子啊?拖米:002有002有,待会去把002身上的裙子扒了。

【我:这或许就是你们都玩女性角色的理由?】

第一局双排,落地成盒。南辰:这把运气不好……但是我锅气还是不错的【这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吗???】

结束后等002上线,拖米:我们今晚三排吃鸡还是……挺难的啊【这个人高能预警真的很准啊】南辰:没事啊……我给你说我单排很厉害的啊。拖米:不啊,002很菜的啊,我们缺一个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