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桑的苦瓜棚

殊途同归。

【薏米 夹杂私货泰辰匪渝】春秋(离人生贺)

《sometimes》的番外,tbc未完结,时间线是正文完结后的一些乱七八糟。

后续的一些东西会在整理出来的正文里写完,这个系列已经被我写的七零八碎了,要完结的话肯定得大修,头秃。

今天对我来说是个肥肠!肥肠特殊的日子!我亲爱的离人过生日!!!感谢xxxx年的7月1日世界上多了离人这个机灵鬼小天使!才能让我在2017年的时候遇到她!通过她才能认识我尔常大哥社情大嫂还有卡洛斯小甜甜!!!

希望离人今后的一年里开开心心健健康康充实幸福美满!假如有机会每年都给你写点东西或者做点东西当礼物!爱你爱你爱你!!!! @等不来的离人

—————————————————————
正文:

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也配有憾事。




阿泰第一次看到拖米和一笑一块出现在他们例行月会上时,就精准的预见到这两人将来一定会搞到一块去。

他这人说话直接,不想给台阶下的时候一句话就能把人怼死在南墙上。拖米手搭在一笑的背上笑的一脸不知所措,一声‘泰泰’卡在喉口不上不下,掌心沁出的汗极快濡湿了一笑薄薄的T恤。

最后还是一笑给他解了围,十九岁男孩眉梢眼角居然都是护崽子特有的慈母光辉,反手拍在高他一头多的拖米后心上,“早搞到一块去啦,打游戏要不是我罩着他连星耀段位都上不去,菜的只会喊我别卖他!”

这下话题成功转移开了,一笑不认生的主动拽着拖米坐下,还跟坐在阿泰旁边的北辰打了声招呼。其余的人打碟的打碟,调酒的调酒,镭射灯四下扫射,烟气酒味氤氲着浸染每个参与者的衣物,气氛活跃起来就再没人注意这俩人的角落,更别提听见拖米嘟嘟囔囔抱怨一笑又黑他。

曾经路西法还和拖米住一块的时候,拖米忙忙碌碌从来没时间坐下好好陪他打游戏的。北辰边拉着阿泰住嘴别继续怼拖米边暗暗想到,那个曾经坐在自己身边用关羽和配合着打出完美团战的小孩,也要因为长大失去一些东西。

话又说回来,诚然社会你泰爷看人眼光精准毒辣,可一笑毕竟和拖米只认识了几个月,这么费尽心思的打进拖米的生活圈只是为了报恩,以后能帮上拖米的忙。这孩子从小的观念就是谁对他有滴水之恩他定然喷泉相报。而拖米又属于不是直男胜似直男的类型,对谁都好的要掏出一片心去,唯一一点小私心全塞满了路西法。虽说前几个月路西法不告而别离家出走伤透了拖米难得的玻璃少女心,可说到底,路西法就是路西法,没人能比得了拖米一手带大的小孩。

散场后北辰开车,后座上载了最近蹭车频繁的Rxy,阿泰在后头坐着七歪八扭的直往他身上倒。

等红绿灯的空挡,北辰皱眉望着后视镜里瘫在一块的两个人,忍不住开口,“小渝你还是回去吧,怎么你俩好上后事儿比我和胖子还多,我匪爷又不是招蜂引蝶的人,什么事不能摊开好好讲。”

Rxy勉强从昏昏欲睡的状态里拔出一两分神志把阿泰往另一个方向推,说话的腔调有些拖,咬字还算清晰,“你想多了老哥,危机感要不要这么重,我现在对你家胖子半毛钱兴趣都没有。”

避重就轻真的大丈夫?北辰在心里艰难的吐了个槽,但绿灯已经亮了,他踩脚油门,不再追问。

到了Rxy临时住的酒店楼下,阿泰已经倒在后座睡的人事不省。北辰本想下车送走路有些打晃的Rxy上楼,理所应当的被拒绝了。

“还有事?”这人从口袋里掏出半包揉的皱皱巴巴的软中华,递给北辰一根,又找了半天才打上火。北辰犹豫一下还是问出了口,“你俩到底怎么回事?之前我看着不还好好的,总不能这次还是因为我吧?我都洗手回家做羹汤了。”他讲了个不好笑的笑话,Rxy也不介意,眉头慢慢拧成一团的抽掉了整支烟,才惜字如金的吐出一句,“他们家催他结婚,无非就这个。”

两人一时都有些说不出话。

半晌北辰干笑着拍拍Rxy的肩膀,“他当时、呃,从没给我这么说过。”当时,无非就是北辰和阿泰闹离婚的当时。提起这事气氛更加尴尬了,一向被夸情商高的北辰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干了件蠢事,慌慌张张把嘴里叼着的烟掐灭在放下大半的车窗上,留了个苦巴巴的印子就想倒车离开,Rxy却笑了,很开心很不在乎的模样,“我和你不一样的,他不当真。其实都是这样,我习惯了。”他轻飘飘扔下这句话,挥挥手上楼。这话说的让人心里不好受,但这圈里的人没几个愿意把真情实感天天放在脸上。过了几天再见面的时候小渝和悍匪又好的闪瞎众人眼,岁月静好,今天也向高富帅夫夫势力低头。

带一笑去月会这事要说是拖米没脑子,不如说是一笑设了个套让拖米往里钻。一笑年纪不大心眼不少,精明的不行,拖米这种的肯得会被忽悠的找不到北,这是阿泰给一笑的评价。虽说用在拖米身上的全都是一片好心,阿泰还是提前从心里高能预警了一把,并且私下严令禁止北辰和一笑多交流。

拖米第一次遇见一笑的时候,后者正莫名其妙的校园霸凌里求告无门。那阵子路西法刚离家出走不久,北辰和阿泰闹离婚正闹得翻天覆地,拖米家都不愿意回,没黑没白的泡在以他和路西法名字命名的店里,挑剔这个嫌弃那个,连百般不顺意的阿泰都小心翼翼避开他。那天他喝闷酒的时候看到缩头缩脑的一笑蹭到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身边,撸撸袖子把小臂露出来摊在桌子上,还递了支笔过去,好像是在要电话号码。

搁在平时拖米是不会管这种闲事的,但今天他心里郁闷又灌了二两黄汤下肚,一边瞧着那个可怜兮兮不断回头朝一个方向张望的小男孩一边突然想起他曾经作过的死。

很久以前,阿泰和小渝有那么一段不清不楚。和流言里的泰骑泰帅不一样,这俩人好的时候是真真切切,凭小渝的傲气都愿意蹲下给阿泰系鞋带的好。后来为什么分开了具体拖米也没问,就记得分手前泰渝两个人一起暴揍了这个戴金丝眼镜的男人。这人是拖米的熟客,有些变态的小癖好私底下传的很广,不知道当初怎么惹到阿泰和小渝这两个大哥,现在新入圈子的没几个敢往这人身边凑。

果不其然等拖米一摇三晃走过去,一笑已经被摁在沙发上褪掉了外裤,少年人两只圆润的膝盖在昏暗的灯光下无措的大张着,松垮的挂在男人的腰上。他的脸被压在他身上男人遮住了,拖米在周围的起哄声里把一笑拽起来,低声吩咐不知所措的男孩穿好衣服。

两人交涉完拖米回自己的位置继续给路西法的手机发消息时,发现被他随手帮下来的男孩低着头紧紧跟在他身后。看他转过头来赶紧又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谢……谢谢你。”男孩的嗓子已经倒的乱七八糟,又细又沙哑,还强行咽着卡在喉咙里的委屈道谢。拖米被这爪子挠黑板的声音刺的浑身发毛,扯了一笑到身边倒了一杯冰水后就浑身上下的摸,找到颗奶糖递过去,“吃甜的放松一下。”他这随身带糖的毛病还是因为路西法从小身体不好动不动就晕倒才留下的。摸出这糖那些烦心事又翻腾起来,免不了神情中带出三两分,一笑被他唬的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慌得憋出一个鼻涕泡泡,颤颤巍巍在两人目光里‘啪’的炸了。

“我……对不起!我只是想、想来道个谢。谢谢你刚刚、嗝、帮我。”一笑又慌又窘,也不好继续在拖米懵逼的目光里继续擦眼泪打哭嗝,扯着衣角冲拖米胡乱鞠个躬,转身就想跑。

“真的、你别这么看着我,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能对小孩有什么想法,就是随手帮了个忙。他比西法大不了多少岁,我能?!我能对他有什么想法啊,我又不是变态!”拖米举手投降,对过来兴盛问罪的阿泰完全没辙。

他有点想不清楚之前阿泰还因为北辰防路西法和防贼似的,怎么转头就护的像个宝贝一样,简直没立场。阿泰一手拎着保温水壶喝水一边眉毛挑的都要飞到天上去,“哦,然后顺手给换了宿舍,顺手告诉他你住哪,顺手带他来了月会。你这手顺的真长,如来佛祖都比不了你了。”拖米吃不准阿泰到底什么意图,只能心虚的陪着笑脸去给阿泰的水壶里加水。

这人自从和北辰闹完那一大场和脱胎换骨似的,又乖又怂,北辰指东不往西,前几天北辰说平时喝热水身体好,三伏天阿泰就去定了个不便宜的保温水壶,一天到晚抱在怀里不撒手,还煞有其事的往里面泡了人参和枸杞。

老话说的好,浪子回头金不换,阿泰这一回头简直瞎了所有人的眼。拖米苦着脸又加了一次水,阿泰终于亮了底,“下回这事你自己直接去找悍匪,别又叨叨我家祖宗那边,他那个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点破事操心操的两天晚上没给我做饭,老往学校跑。”拖米目瞪口呆的看着阿泰一脸严肃的跟他抱怨,后者终于在他的目光里难得的红了脸。摔门而去前阿泰色厉内荏的丢下一句,“别告诉别人。”

不告诉别人这是不可能的,拖米给北辰发了“泰神真是好家教啊,还是你稳”还不算完,又添油加醋的把两个人刚刚的对话发到了朋友圈——当然特意屏蔽了他,没三五分钟就收到十来条回复和点赞,接着个就收到了一笑的消息,“妥咪!!!晚上去看音乐会吗。”后面还跟了一个‘么么哒’的表情。拖·宇宙第一直·后知后觉·米,莫名觉得这事有点难办。

评论(5)

热度(39)